第一百一十四章 走棋行子皆聚

  三人没想到紫衣女子竟猖狂道如此地步,完全未将他们放在眼里,抽出腰间长剑,想要给紫衣女子一个教训,等擒住后再带回去调教。
  可事情出人意料,那离奇飞行的古朴匕首,更打的三人措手不及,勉强抵挡飞刀的三人,引以为豪的剑身上切痕累累。
  “姑娘,我们认输,不打了!”苦苦支撑的三人,体力不支的讨饶道。
  “可是我已经答应他让你们作伴啊,若是不废了你们,岂不是言而无信,你说对吧?”紫衣女子看着痛苦不堪的男子笑道。
  得其言论,奋战的三人无心恋战,有了退走的想法,三人合力挑飞匕首后,拼命朝船尾奔去。
  紫衣女子未挪动身子,左手中又出现一把弯曲匕首,手指轻动匕首旋转而出,直奔三人而去。
  随着古朴匕首落入掌心,那奔走的三人惨叫几声,皆躺在船板之上,下身流出的血液,显然表明了发生过何事。
  紫衣女子看着先前的紫衣男子,紧了紧披在身上的姿袍,露出虎牙甜甜笑道:“看你送我一件袍子的份上,才帮你格外找了三个同根生的朋友,也算是送袍子的谢礼了。”
  男子颤抖的看着紫衣女子,原本甜美无比笑容,再其看来像极了恶魔。
  看着赤裸双脚往船舱去的玉足,脚裸上那铃铃直响的铃铛声,让其眼皮沉重,昏死过去。
  紫衣女子来到船舱,行船的船夫和善一笑,忌惮的挪了挪身子,往船尾去了。
  女子对此并不在意,抓起桌上四人未吃完的瓜子,小嘴微嗑,偶尔微露的香舌,格外诱人。
  当看到铺在瓜子底下,略露出的字体后,将那张画纸抽出,轻晃净灰尘后,打量起纸上内容。
  看到那张似曾相识的面容,从怀中掏出一抹细小卷轴,轻轻打开,左右交手持平略做比较。
  两张画纸上的男子,竟然相貌相同,女子收起细小卷轴,重新塞回怀内,看着另一张写有字迹的画纸,喃喃道:
  “看来你还挺出名啊!”
  不久后客船靠岸,岸边引起轩然大波,路过之人皆都驻足观看,人群围绕的圈子皆都指指点点,不少围观女子捂住眼睛,留住指缝偷瞧。心中难免有些可惜,场中央躺在地上的四人,皆长像不凡,尤其那身玉面打扮更是好看,可下体明显的血迹,不得不是败笔。
  人群越聚越多之后,与其相反而行的赤脚女子,反倒没人注意,更是多谢了那件紫袍,将其若隐若现的火辣身材,遮的严实。
  女子望向驻足拥挤的人群停下脚步,神态优美微微一笑,露出的虎牙让妩媚的脸庞多了些甜美,一阵寒风吹过,原本手中的画纸随风而去,女子轻揽没有得逞,等画纸消失在视线,才喃喃道:
  “你要是让我等的太久,我也将你阉了!”
  狭道还未靠岸的船上,道士打扮的老者,看着码头上围绕的人群,比起身边的好奇的人群,并未太过在意。
  微风而过,寒冷的气息让不少人缩紧了脖子,往船舱而去,道士打扮的老者,依旧未挪身子随波逐流,看着缓缓落下的纸张伸手接下。
  看着画纸上的年轻人,本无波澜的脸庞有了思考神色,如此一来本就细长的眸子,仅剩一缝之差,像极了狡猾无比的狐狸。
  寒风又来,狐目老道轻撒手指,手中的画纸又是迎风而行,消失在天际间。
  等船靠岸后,狐目老道略微看了一眼被围观的四人,抬手掐指后抚须而笑,随后望向南方。
  “老道在此恭候大驾!”
  ……
  一月内接连行路马车,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干嘛的?”
  本以为无人盘查的范维生,急忙停住马车,看着一旁的城卫,施礼道:“官爷,我等来投奔亲戚。”
  城卫仔细打量了一眼范维生,用刀指了指马厢刀的:“掀开我看看。”
  范维生虽为难,但也只好照做,掀开马厢门帘。
  城卫未翻身上车,仅是探头一瞧,在两名女子与老头身上一扫而过,最后视线集中到满是布条的人身上。
  “他怎么了?”
  “上山采药时不小心滚下深坑,此次前来不止是投奔亲戚,更为了看病。”范维生小心翼翼道。
  城卫未在意躺在地上的男人,将刀从门帘上撤走,看着诚恳的范维生,挥了挥手臂,给予放行。
  略做感谢后,范维生驾马而行,驶入城内消失在人海中。
  城卫看着马车远去的方向,朝着旁边之人招招手道:“你去跟上那辆马车,看他们去了哪里。”
  被吩咐之人一头雾水,可依旧照办,点头应下后,跟着马车消失的方向去了。
  “什么时候也学会放下架子,喊一声官爷了?”顾老头道。
  听到打趣自己的话,范维生哪敢恼怒,隔着门帘尴尬道:“老前辈别挖苦我了,这一路上总该反醒自己,再说长时间与李兄弟相处,总要沾染点习气,恰好这点正好被我学了去。”
  “好的不学,非要学这厚脸皮的功夫。”顾老头道。
  “人嘛,总要试着改变。”范维生道。
  “嗯,也对。”
  金小曦哪里能听明白两个男人的对话,但对于“厚脸皮”三个字,听的格外认真,等两人谈话结束后,直接一把扯在顾老头胡子上,让反应不过来的老头,疼得龇牙咧嘴。
  对这个视做关门弟子的娃娃,顾老头可算是用尽了心思去讨好。千言万语用尽,依旧比不过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人,真是有苦说不出,泪往心里流。
  “日后你再说师兄一句坏话,我就揪你胡子,直到干净为止!”金小曦摆弄着手中的几根胡须道。
  对于妹妹师门的热闹,金雪雅不随意掺和,看着性格大变的妹妹,心中隐约有些担心,甚至害怕那一天面临李尘风一样的后果。
  毕竟那天晚上亲眼看见李尘风满身伤痕,血流不止的骇人场景,她又怎么能放心妹妹去走江湖呢!
  马车在驶出闹市后,朝着着居民区而去,来过数次的范维生,也算轻车熟路,在左绕右拐的道路上来回穿插,得看到挂着冯府招牌的府门后,才停靠马车。
  “到了?”顾老头询问道。
  “嗯,我去敲门通知一下。”
  范维生说完,跳下马车,走在府门前,拿起门上铁环,轻敲几下。
  没等多久,大门缓缓而开,一副下人打扮的汉子探出身子,看着门口的范维生道:“请问先生找谁?”
  “我来投奔你家老爷,麻烦通报一声。”
  “先生贵姓?”下人道。
  “范维生。”
  “请稍等,我去通报一声!”下人说完重新闭上府门,对此范维生并不在意。
  不久后,门后传来吵杂的脚步声,愈发接近后,房门应声而开,首先踏门而出的是一名,与范维生年龄相仿的男人,浓眉大眼胳膊孔武有力,尤其是手腕上缠绕的护手,厚茧实落的手掌,一看就是习武之人。
  “老范,真的是你!”男人手掌轻拍其肩头,开口道。
  范维生咧嘴而笑,未在意汉子的莽撞礼数。
  “老郑来你这住些日子,而且有事相求,还望能搭把手。”
  与此同时范老头与金家姐妹,也都跳下马车,略微示意。
  “这是?”老郑看着施礼的双女与邋遢的老者道。
  “你看我这脑子,竟忘了介绍。”范维生一拍脑门道。
  “姐妹两人也是远路的,在你这暂住几日。”
  金雪雅轻轻点头,施了个万福道:“麻烦老前辈了。”
  “不打紧,多住几天都无妨。”
  “这位是顾老前辈!”范维生介绍道。
  老郑看着邋遢的老者,有种莫名的压迫感,甚至看不清实力,想必并不简单。
  “老前辈。”老郑恭敬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