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遇见民谣

  半年后
  当医助的这段时间,伊洺穿梭于各个科室尽量不去想过去的事,每天尽心尽力的为病人服务,主要给病人推拿按摩康复的一些活,有一天遇到一个退休的老干部,对着伊洺一直模糊不清的说些什么,伊洺尽量去听却有听不清。
  余霞:他说他想喝点水。
  余霞一边帮核对床号一边熟练的拿起手里的药瓶准备换药。
  伊洺愣了下,然后赶紧去找水。
  余霞:那,这儿给你,吸管放到嘴边,他会自己吸的。
  伊洺被眼前做活麻溜儿的女孩吃惊了下:谢谢
  余霞:你就是被救过来留在我们医院的那个人么?
  伊洺低下头继续给病人推拿小声的说:嗯
  余霞:你别在意,不好意思,哦,我叫余霞,这个科室的护士,这个病人本月归我管1-30号床有什么不懂你都可以找我帮忙。
  伊洺虽说也是科班出身但是毕竟很多年不在临床确实陌生了很多,就这样半个月左右,随着因为病人的服务两人的交流也越来越多,有的时候,余霞会带着伊洺下班后去医院的操场散步,她说这样利于工作状态的调整。
  时不时朱胜也会过来看看,不过他看到哥的状态逐渐调整好了,便先去忙自己的事了,伊洺不知不觉中喜欢起医院的这份工作,平时白天上上班,晚上和同事们聚聚会聊聊天,回宿舍还会有舍友一起相互讨论交流学习技能,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这个感觉了。
  往常的一天散步,余霞给他听她最喜欢的歌曲。
  伊洺:原来你喜欢民谣呀?
  余霞:嗯,对呀你不觉得吉他的声音很好听么?
  伊洺:嗯确实很好听,你这么喜欢你也可以去学的呀?
  余霞:哎,你不懂我也曾想过可是我的工作时间你也是知道的不稳定外面的报班时间排不上。
  伊洺想想:确实是的,你每天那么早去报道然后忙到晚,有时候吃饭都来不及。
  余霞:对吧,等我年休假我一定要去学会。
  伊洺看了余霞没说话。
  工作了一天,伊洺收拾了一下去集体淋浴间,打开花伞它像子弹般的往下坠,落在地上,发出哗哗的响声。它有力的小身躯落到了伊洺的肩上,溅起了一个个的小酒窝,有时候还酷似一朵盛开的水花儿。它和同伴们慢慢汇在一起,成了一条条流淌着,水声不断的唤起仍旧受着期待的煎熬,心中的思念将何兮的容颜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他的面前,还是那么亲切美丽,但却无法亲近,像天上的星星,像地狱的深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