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纠缠不清

  “不过我劝你还是少报点希望,我们班的季白鹭可从三岁开始就学习书法,论书法,没人能比的过她的!”
  季清曦出了办公室,看着自己一点儿都不熟悉的环境,徒生出一种不安。
  所以,她只能紧紧的跟着即墨阎,这个她唯一熟悉的人。
  “你跟着我干什么?”即墨阎烦了身后的跟屁虫。
  季清曦看他,强撑着不怯场道:“即墨阎,我劝你最好快点将我送回去。”
  即墨阎呵了一声,“这就是你的打算,打消班主任的怀疑,再对我死缠烂打?”
  “我会对你死缠烂打?即墨阎,这辈子都不可能!”季清曦说的斩钉截铁。
  “那你就别跟着我。”即墨阎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标识:“这是男厕,你要进随意。”
  季清曦瞪大眼睛盯着即墨阎。
  这杀才,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阴险,竟是把她往男厕带!
  她停下脚步,就那么盯着他,那模样像是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般。
  即墨阎被她盯的无法,拦住了一个f班的女学生:“把她也带回去。”
  “季清曦?好吧。”女生有些嫌弃。
  季清曦却是没在意这点异样的目光,她能回去了。
  她露出获胜的得意,看向即墨阎:“早点这么做不就好了?非要被我逼近绝境才松口!”
  即墨阎:“……”这女生,难道真的脑子不正常?
  季清曦没有再去看即墨阎,跟着那位女生,来到了F班门口。
  她看着女生进了班级,呆了一下:“这位小姐,即墨阎是让你带我回去。”
  却不想她的尊称激怒了女生:“你才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季清曦一头雾水,她怎么就惹怒了眼前的女生?
  而且,即墨阎不是让她带她回去,为什么她将她带到了这啥班?
  她看着F班的标牌,蓦然,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冲进了她的脑海。
  饶是看过不少怪力乱神的野史的季清曦,都有了那么一刹的愣神。
  她这是借尸还魂了?还魂的也是名叫季清曦的女生!
  可是她接受的记忆不全面,只是知道一些常识。
  她现在已经不是耀越国的帝师,而是市一中高三的学生,不过她却是在整个年级最差的F班。
  而且因为自己学习成绩差劲,在家更是不得父母喜欢,跟她对比明显的妹妹季白鹭则受宠的多。
  这处境让季清曦涨红了一张小脸,想她三岁熟读三字经弟子规,五岁就得先生青睐有佳,何曾学习这么差过?
  “你还愣在这干什么?快要上课了,还不进去?”
  有同学看季清曦堵在门口,推了她一下。
  季清曦让了开来,不过她没进去,因为她不记得自己的座位。
  这难不倒她,只要等人进去的差不多了,空出来的位置便是她的。
  如此这般,季清曦等到了上课铃响起,
  她看准了唯一空下来的座位,快速走过去,坐了下来。
  她的举动让全班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季清曦不是很明白她们为什么要看她,不过从小到大的礼仪,让她对她们回以微笑,然后从抽屉里拿出课本。
  一群人看着这样的季清曦,都是一脸见鬼的表情。
  季清曦看着整齐的跟新的一样的课本,嘴角一抽,她难道来学校都不学习的吗?
  既然她不愿意学习,那么她便帮她!
  季清曦刚下定决心,眼前便笼罩了一层阴影。
  她抬眸,立马跟即墨阎对上了视线。
  季清曦瞪他:“已经上课了,你不回自己的座位,站在我这干什么?”
  她现在知道了,她跟太子哦不,即墨阎是同学,她不用再管教他。
  这个消息应该是她借尸还魂以来得知的最好的消息了!
  “季清曦,你这样有意思吗?”即墨阎屈指敲击桌面。
  他说完前一句,停下敲击的动作,又接着道:“嘴巴上说对我不在纠缠,可是你现在的行为又算是什么?”
  “我又做了什么?即墨阎,你不要太过分!”季清曦瞪着得寸进尺的他。
  “你做了什么?你占着我的位置,还说我过分?”即墨阎被季清曦的无理取闹给逗乐了。
  季清曦瞪大了眼:“你的位置!”
  她环视一周,整个班级就只剩下她坐的这个是空位子。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无辜的问:“那我的位置呢?”
  这女生,到底是真健忘还是装傻?
  不管是什么,她都不可能引起他的注意!
  即墨阎指了指后面的黑板:“你可真是健忘,难不成忘了你今天上午和老师作对,被罚站一天?座位?等明天。”
  季清曦往后面看去,果真看到了挂在门上的一个书包。
  她的脸顿时火辣辣的烫了起来。
  今天一天真的是把她一辈子的脸都给丢完了!
  原身也是的,在学校难道就不能好好学习?
  她低着头,默默的走到了后面站好,做错事就该受罚,更别说顶撞老师,这是尊师重道的她所不齿的。
  即墨阎看着乖乖服从的季清曦倒是愣了下,她今天会这么乖?
  不过这不是他应该操心的,他坐下。
  立马隔壁桌的同学探过头来:“阎哥,你说季清曦能安稳几节课?我打赌,两节课不到她就要原型毕露。”
  即墨阎想到季清曦今天看他的眼神,心底有些莫名的情绪涌动,不过他还是说:“未必,她应该能坚持到今天结束。”
  周围的人都不信,以季清曦的性子能安安静静的站在后面听课?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不然怎么也不可能!
  “那我们赌一赌,就学校门口的麻辣烫,怎么样?”
  即墨阎将书合上放进抽屉,随后熟练的趴在桌上:“随你。”
  一众人都以为稳赢,却不想季清曦到了倒数第二节课都没有弄什么幺蛾子!
  这难道太阳真的打西边出来了?
  就连班主任秦阳都有些不放心季清曦,在下课后叫她单独谈话。
  “季清曦,你心里要是有什么事可以和老师说说。”秦阳害怕这孩子一声不吭的又作大死。
  季清曦奇怪的摇头:“老师我没有事,倒是上午的事我要跟您道歉,我不该和您顶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